我们俩

肉丸子呀

© 肉丸子呀 | Powered by LOFTER

【孙翔】雪与柏油路

惊扰眉间相思:

*参本文,完售开心!


雪与柏油路


 


孙翔刚来轮回的时候,状态很不正常,而且这一不正常,就不正常了半个月。


眼看假期快要结束,江波涛愁得都上了火,鼻尖儿上顶着颗大痘痘,紧急召开了一个不带孙翔玩的会议。


“我觉得小孙状态很不对,非常不对。”江波涛忧心忡忡地说,“但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我看了几场他刚来时我们和几个小战队团战的录像,发挥得很好,也很稳定,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横冲直撞,计划布置下去完成得很出色,临时的指挥也能很快领悟执行,他实力确实很强大,但是就是有哪里不对。”


吴启“……”了一会说:“你把他夸成这样,再有哪里不对我们也觉不出来了。”


江波涛继续说:“他的实力和之前在嘉世时比没有一点退步,态度也比那时候更好,团队配合方面进步更是巨大……到底是哪里不对?”


他叹了口气,从文件夹里掏出一叠A4纸。


杜明大惊失色:“他的分析为什么这么厚!”


江波涛瞥了他一眼,翻着那一叠通过数据整合出来的选手分析,叹了第二口气:“毕竟那么贵。”


不那么贵的杜明飞快地闭了嘴。


“小周有没有这种感觉?”方明华想了想,把问题抛给周泽楷。


周泽楷张了张嘴又闭上,偏头冥思苦想了一会儿,老实地说道:“一点点。”


“哪里?”


“不知道。”周泽楷摇了摇头。


虽然都是队友,但孙翔进了轮回以后的定位从单一主力成了周泽楷的搭档,按理来说周泽楷理应是最能察觉搭档的不对劲,虽然他是察觉到了,可也跟没察觉到一样。


“你们呢?”江波涛又问吕泊远他们。


吕泊远毫无意识地说:“没感觉,就觉得他挺出色的啊。”


一个上午什么屁都没讨论出来,就此散会。江波涛收拾收拾资料,悲伤地走了。


 


午饭的时候孙翔打了个哈欠,有点儿恹恹的,江波涛给他打了一大碗饭,他和大家都不熟,也不参与话题,就一个人坐在那儿静静地吃。


结果最后大伙都吃完了,杜明和吕泊远跑得最快,江波涛和方明华洗过手后他的饭才吃了小半碗,慢吞吞的,剩下的半碗就跟数米粒似的在那儿扒拉。


周泽楷捏着个肉包回来,站在一边,善意地问道:“吃吗?”


他想着孙翔初来乍到,跨了一条省界线,人生地不熟,状态不对说不定是水土不服或者胆小害羞引起的,当然从录像里找不到啦。


于是身为队长的他,决定给予孙翔更多的关怀与爱护,努力改善饮食环境,促进队友间感情进步、和睦相处,。


孙翔抬头看了他一眼,有点惊讶。


“吃吗?”周泽楷微笑着问,眼睛像带着光一样。


“……”孙翔感觉浑身毛毛的,抖了一下,“不吃。”


“嗯……不舒服?”周泽楷在孙翔旁边坐下,指了指他的碗,“多吃点。”


他把肉包皮掰开,露出里面的肉,香味四溢。


孙翔似乎不太习惯这种关心,眼皮跳了一下,但他还是摇着头认真地回答:“早上绿豆汤喝多了,吃不下。”


周泽楷看了看手里准备递过去的包子肉:“……”


周泽楷:“哦。”


他把肉吃了,留下两半外白里黄的皮,擦了擦手走了。


……妈的这人什么意思啊!孙翔瘪了瘪嘴,继续扒米粒。


周泽楷走了几步又倒回来,按着孙翔拿筷子的那只手认真地说:“吃不下别吃。”


要不是他的表情真的很真诚,孙翔会觉得他是想打架。


孙翔一本正经地说:“浪费不好。”


“没关系。”周泽楷说,“浪费也……没关系。”


轮回队长踌躇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账号卡,试探地邀请:“来?”


要让孙翔融入轮回,最重要的是要让他感觉自己不是外人。轮回的队员除去正常训练时间,平时没事干也是会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干架,但孙翔来了小半个月,从来都是严格按照俱乐部标准作息表来执行,简直比张新杰还张新杰。


孙翔看了看剩下的半碗饭,又盯着周泽楷手里的卡,犹豫了半天,最后一咬牙:“来!”


他把筷子一放,洗了个手,跟着周泽楷晃晃悠悠地去了训练室。


 


拿大号去打JJC实在太高调了,周泽楷的账号卡只拿在手里给孙翔晃了一圈就塞进口袋,然后从抽屉里拿了两张卡出来,其中一张递给孙翔。


孙翔刷卡登陆,直奔JJC,看到俩角色头顶简单粗暴的名字——【神枪手】、【战斗法师】——才后知后觉地问:“小号啊?”


“嗯。”周泽楷用鼻子哼了哼算是回答。


“我们PK?”孙翔问道,然后看着周泽楷建了个房间把他拉进去,自己是在他的队里,“2V2啊?”


“嗯。”周泽楷说。


孙翔有点不爽,觉得周泽楷真是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可他又没办法,只能老老实实地等开始。


无论是在越云还是嘉世,总有人在自己旁边叽叽喳喳,这么安静的场合真是不习惯。孙翔叹了口气,觉得轮回和蓝雨简直就是两种极端。


地图加载……


荣耀!


两个大神级别的职业选手把普通玩家按在绿草如茵的山丘上一顿胖揍,揍完就跑。


孙翔把键盘推回去,觉得有点无趣:“还来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顿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他本来就是想让孙翔打破作息时间和自己配合一局,顺便观察下他的状态,是不是真的像江波涛说的那样,有哪里怪怪的。


但是这场配合中,周泽楷觉得孙翔的状态非常好,连他之前隐隐约约感觉到的那一点小小的不对劲都没有出现,简直像个无解的战斗机,打得普通玩家哭爹叫娘。


是因为对手实力太弱吗?周泽楷又想换个对手试试。


孙翔显然不想再凌虐菜鸟,有点意犹未尽道:“叫他们一起,我们2V2队里打,再来一局吧!”


周泽楷点头。


江波涛和吴启被喊了来,拿着【无良】和【歹忍静默】两张账号卡伺候两位核心练手。


一局打下来,孙翔爽了,江波涛不爽。


周泽楷小声问道:“状态……对吗?”


对,太对了,这状态不能更对!江波涛有点无语地看着跟打了鸡血一样的【战斗法师】在草地上蹦跶,但之前又怎么回事,那种看哪里都有种不对劲的感觉,难道只是错觉吗?


孙翔从口袋里掏出震动着的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站起身道:“我去上个厕所。”


江波涛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孙翔这一趟厕所去得有的久,五六分钟之后杜明欢快地跑了进来,对着江波涛挤眉弄眼,八卦地说:“我刚刚听到孙翔打电话了!”


江波涛:“……”


周泽楷:“……”


杜明一脸期待,江波涛觉得自己是个文明人,所以他只是咳了一声,嘴里附和着说:“你听到什么了?”心里暗暗地骂:“你他妈多大了?”


杜明满足地把训练室的门关好,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模仿道:“喂,日天啊,我还是觉得我自己状态不对……看了啊……有配合……没说什么……我也没说……不知道什么问题怎么说?就是觉得我自己这样不太对……嗯……嗯……嗯……”


杜明嗯了好几声,轮回正副队长一脑门黑线。


“哦,我再多看几次吧……我的问题吧……滚你妈……挺好……话少……”


周泽楷眉头跳了一下:“……”


“挺温和的,是个好人。”


似乎被发卡的江波涛:“……”


“还好吧,跟翔哥我比还差那么一大截!”


“肯定是说吕泊远他们。”江波涛小声地和周泽楷说。


“没被张新杰奶过对比不了啊!”


说的就是方明华没跑了。


“这人谁……哦,他太矮了,没认真记住,我觉得我下巴可以搭他头上。”杜明绘声绘色地复述。


江波涛&周泽楷内心:噗。


“我再看看,有事再找你,滚蛋吧你。”杜明喝了一大口水,气吞山河地说出通话最后的两个字,“傻逼!”


杜明又喝了口水:“然后他就回房间去啦。”


温和的、是个好人的江波涛把杜明按在椅子上揍了一顿。


 


次日江波涛吃完早饭到了训练室,就发现孙翔趴在键盘上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屏幕里开着浏览器,搜索栏那接着一长串的ghijjjjjjjjjjjjjjjjjjjjjjjjjjjjjjjjjj……


江波涛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孙翔抬起头一脸懵样,因为天气热,他把刘海全部都抓到后面去拿发卡卡住,露出了光滑的额头,此时额头上印着一串电脑键盘的格子印,红红的分外显眼。


“睡得不好吗?”江波涛问,“你精神不太好。”


孙翔看上去没睡醒,呆愣了一下说:“没事。”


“……注意身体。”一向巧舌如簧的江波涛碰上当事人这么拒不配合队友关心的态度,此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干巴巴地劝了劝,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而后几天的早晨,孙翔看上去都懵懵的,总是一副才睁开眼的表情。


……这样下去会不会影响训练啊,还有半个月放假就结束了,然后再不久就是第十赛季……


轮回副队长觉得鼻子上的那颗痘痘越发地痛了。


 


“所以你就决定干偷窥这事儿了?”吴启摇了摇头,用气音说话,“副队啊副队,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不要脸,还带坏队长!”


周泽楷无辜的地皱了皱鼻子。


江波涛蹲在墙角抬了抬拳头,作口型道:“要脸的回自己房间去。”


吴启抬起手,作口型:“我也不要脸。”然后在自己的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这样真的好吗?”杜明说,“孙翔一拳可以揍飞我们七里地啊。”


江波涛准备去扒门的手顿了一下,咬牙切齿道:“你不闭嘴,我一拳可以揍飞你八条街你信不信?”


走廊瞬间安静了下来。


江波涛其实也不想干出偷窥这种事,这几日孙翔精神不佳,但无论众人旁敲侧击地问他什么,他都说没事,然后第二天依然如此,这种说没事就是有事的尿性他怎么可能不懂。


但是,孙翔现在也是轮回的一员啊。


于是半夜十一点半,本应该是选手们正常的休息时间,江波涛悄无声息地把孙翔宿舍的门开了一条缝。


周泽楷眼神比其他人好些,歪着头顺着那条缝往里看。


“小周,他在干嘛?睡觉吗?”方明华问。


“玩电脑。”周泽楷这三个字说得字正腔圆,声音不大,却也不像其他人一样用气音。


江波涛一惊,生怕被孙翔发现,吴启在那贱兮兮地笑,然后指了指周泽楷,哼哼了一下。


八条街,江波涛看出了他的意思。


……妈的。


“戴着耳机。”周泽楷指了指自己耳朵说,“小声些,听不到。”


“我们一天到晚就是在电脑前,他还得晚上来玩儿?”吕泊远说,“难道是在看什么羞羞的小黄片?”


孙翔看得全神贯注,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人在背后黑了一把。


大家也胆肥了些,门缝开得更大了,六个人挤在一团偷窥。


 


实际上他们只看得到孙翔的背影和一点点电脑屏幕,屏幕上闪耀着各种技能的光芒,乱七八糟地一堆颜色糅杂在一块儿,六个人都知道他不是在看什么小黄片,而是比赛录像了。


“他在看录像啊?”吴启说,“也觉得自己状态不对了吗?”


“嗯。”周泽楷说,“这几晚……”


这几晚应该都是在看录像。


他话没说完便停了,但是后面是什么内容,大家都一清二楚。


方明华抬手看了看表道:“现在都十二点了。”


孙翔看上去却是一点停下来的想法都没有,又点开了另一个视频接着看。


职业选手每日进行的都是枯燥无味又需要集中精力的训练,本来就要多多休息放松大脑,孙翔却连着好几天熬夜看录像。


难怪这几天精神状态不好,江波涛想。


众人小声议论着,却突然看到一直认真看着录像的孙翔动了动,顿时全员噤声。


孙翔完全不知道背后有人,他揉了揉太阳穴和眼睛,按了下键盘,又是静立不动了一会儿,然后疲惫地趴在自己臂弯里。他的头一低下,露出了众人眼巴巴想看到的电脑画面。


定格的画面。


杜明张了张嘴想说话,吕泊远眼疾手快地捏住了他的上下嘴唇。


杜明:“……”


他下巴和下唇被吕泊远指甲一划,痛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江波涛用气音缓慢地一字一顿地说:“暂…停…的…时…候…没…声…音…”


杜明知道自己差点闯祸,只能忍痛含着一泡眼泪点头,吕泊远这才放了手。


 


孙翔趴了好一会儿,才立起上半身继续看,江波涛和周泽楷方明华都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杜明禁言状态被解除,讪讪道:“他到底在看什么啊……”


江波涛沉思了一会儿,小声说:“他在看之前我们开小号和微草打的那场友谊赛的录像。”


“……啊?”杜明愣愣的,“那场我们不是赢了吗?”


“是赢了,可是问题很严重。”江波涛说,方明华和周泽楷点头附和。


“刚刚他暂停的位置,是我们比赛的时候,小周背后出现漏洞的一瞬间。”方明华边说边悄悄将房门掩上,避免孙翔再次暂停后听到他们的说话声,“当时孙翔是离他最近的。”


“这我记得。”杜明说,大概是因为这场友谊赛是孙翔到了轮回以后和队友们对外打的第一场正儿八经的小比赛,他的印象很清晰,回忆起来一点儿也不费劲,“但是当时我去补漏洞的时候,孙翔不是用战矛拦住了我对面的人吗?他的处理很漂亮啊。”


“就是因为他的处理太漂亮了,我们才漏了他前一秒的反应。”江波涛回忆着当时的战局,冷静地分析道,“这个漏洞,最漂亮的处理应该是孙翔去补,你殿后,但是他在那一瞬间迟疑了,他踏了半步出去,看得出他是有想法想要去补这个漏洞的,但是他最后战矛的方向却是转了个弧,横在你和你对手之间,以一敌二,这才让你有精力去补漏。”


周泽楷背后出现空当的一两秒内,孙翔舞着一杆战矛以一敌二,杜明危机意识下的弥补漏洞,让整个配合看上去十分的完美无缺,就是这样的完美无缺,才让大家忽略了他的迟疑,忽略了这里本该用的另一种更完美的补漏方式。


“那他为什么会迟疑?”吴启说,“这种下意识的反应和手速,应该是职业选手必备的啊,这根本不像他。”


“你记不记得这场比赛之前我们的战术是什么?”江波涛叹了口气,“一对一死盯。”


轮回对孙翔的分析非常充分,毕竟那么贵,两千八百万的打包价,让他们足以用心地把孙翔这个人从出道开始一直分析到现在。


最开始拿着狂剑士横刀,用重剑为越云打出一片希望,而后接手一叶之秋,一杆却邪横冲直撞。孙翔不善于特别复杂的去分析战局,更何况嘉世根本不是靠他来分析,或许战前可能会讨论,但到了战时,他就完全是凭着自己过人的天赋和手速,下意识来反应的。


只要他觉得对,他就这样去做了,他不懂配合,不会考虑队友,所有人都是围着他转。


所以在对阵兴欣那一场,最后一场,他摔得很惨,整个嘉世都摔得很惨,摔没了都。


但正是因为摔得太惨了,他虽然有了成长,但成长之余却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以前在越云那真的是只靠他一个人就能撑起一片天,到了嘉世大家都在附和他,他一个人在前面横冲直撞单枪匹马,一副主公能打的样子,然后摔得很惨。现在在轮回,他意识到必须和队友合作了,大家都不再以他为中心,而他会开始思考战局,去配合小周,配合整个轮回的战术。但当局势和战术相悖的时候,他会有意识,觉得该离开自己的位置,去给小周弥补漏洞,但他也会去想,这个决定对不对?我该不该这么做?”江波涛一口气说了很长的一句话,听得大家都愣了,“就是这样的一愣神,把他机警的反应都磨没了。”


“所以在和我们2V2的时候他很正常,因为都是各打各的,偶尔有合作,也不需要去适应其他队友。”吴启想到前几天下午那场JJC之战,恍然大悟。


“找到问题所在了。”江波涛长吁一口气,站起来,幅度很小地抖了抖蹲麻了的腿,“谁也不要去和孙翔谈心,散了吧,回去睡觉。”


轮回的副队长拍拍屁股走了,不留下一片云彩。


“队长。”杜明仍有些不解,小声问道,“为什么不直接和孙翔说?”


“他会听?”周泽楷说。


杜明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孙翔宁愿第二天挂着黑眼圈也要熬夜看录像自己找问题,也不愿意和他们说,然后大家一起想办法,这么自傲的一个人,如果大家涌去和他谈心,只怕会起到反效果。


“他愿意改变以前的打法去配合队友,这很好。”江波涛走了,分析二把手方明华做最后总结陈词,“但这种配合……”


“轮回不要。”周泽楷说。


方明华点了点头道:“轮回买他,是因为他有实力,这种刻意的配合不是默契,它会阻碍孙翔的实力,如果这样,那当初的两千八百万还不如买个实力不差又听话的来,可是这种人训练营里很多。”


“他的问题……”周泽楷想了想,“自己解决。”


 


“回去吧。”方明华说。


 


孙翔是个很自傲的人,他的自傲体现在他不甘失败,所以他在被韩文清打脸以后飞快地调整状态,然后有了龙回头。但是不管他再怎么自傲,他也只是个刚成年不久的大孩子,挑战赛上叶修的打脸嘲讽,进入轮回新环境的不适应,加上他要改变惯有的横冲直撞单枪匹马的作战方式,此时的他陷入了一个冰雪期。


这种冰雪期不仅是技术上的,更是心理上的,给孙翔的感觉就像是以前连出现都没出现过的新秀墙突然立在了自己的面前,高得直入云霄。


他连着几个晚上熬夜看录像,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可是他还是在自我怀疑当中。


他的这种自我怀疑将他的脚步拦在了原地。


次日,孙翔打着哈欠出现在训练室,又是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今天早上不训练。”江波涛瞥了眼孙翔略红的眼睛,“下午两点半,和蓝雨打一场友谊赛。”


孙翔:“……”


可以回去睡觉了——!!


孙翔心花怒放,面上却想装作不动声色的高冷样,奈何功力不到家,只好一脸扭曲地走了。


他跑回宿舍抱着枕头踏踏实实地睡了个回笼觉,两点才慢吞吞地爬起来,洗了把脸清醒清醒,再用训练软件活动了下手指,然后等着听战术分析。


“今天的战术是……”江波涛看了看周泽楷。


周泽楷咳了一声,一本正经道:“没战术,随便打。”


孙翔:“……”


孙翔傻了。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没战术直接打的结果要不然就是技术碾压,要不然就是乱七八糟,前者只能是对小战队而言,可是蓝雨是小战队吗?你要敢说是,黄少天肯定分分钟撩了袖子就上来揍人了。


那就只剩一种结果,乱七八糟。


他看了看其他队友,大家都没有太大反应,显得那么理所当然,纷纷刷卡登陆,进了开好的房间,江波涛还在和喻文州进行最后的沟通,黄少天已经在选手群里宣扬了开来,一群职业选手丢了训练,屁颠屁颠地就跑来观战了。


孙翔玩得熟的同期生在给他呐喊助威。


【三打糖】**加油,看好你们啊哈哈哈哈哈!


【飞哒剑】孙二翔快上!干死这群蓝雨的小妖剑


【真远】翔哥加油!


【飞哒剑】……小妖精


什么狗屁不通,那被屏蔽的两个字一看就知道是傻逼,而且人家黄少天明明是妖刀,妖刀!


孙翔哭笑不得。


三个围观专用小号,一个娘了吧唧,一个卖什么萌,就剩邹远的还算正常,偏偏是个婀娜多姿的女性角色,孙翔简直无语了。


 


画面一变,加载地图……


孙翔开始集中精神,准备迎战。


蓝雨是个很强的队伍,这毋庸置疑,双方初期打得都很矜持,没有一上来就是满屏幕刀光剑影的技能特效。


地图是山地,没有建筑物,削平了就跟铜钱一样,正中是空的,向下看就是层层白云。没有人去走中间,双方都想着对面会绕边走,偏偏两队都向着各自的右手边走,跟约好了似的,双方绕场半圈,各自观察地形。


轮回这边有当时从叶修那儿买来的技能点攻略,账号普遍都比对面有优势得多,但他们有一个初入战队还没磨合好的毛头孙翔,算是个小短板,两边都是半斤八两。


开始后周泽楷倒是下了几个指令,但都是简单的进退散,最后他们选择埋伏在一处山丘上,他们一定会从这里来,这是方明华的判断。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蓝雨的一行人从远方走来,从一排小黑点慢慢现行在山脚下。


孙翔捏着鼠标,开始犹豫了。


他想跳下去,这个时候跳下去,手速快一些,凭这个地理位置,就可以用却邪将蓝雨从背后穿个透心凉,三个是一定能串到的,运气好就能五个都串起来,只要队友们的输出能跟上,立刻就能突进被护在中心的徐景熙,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又能耗掉一波血或蓝。


他的手速肯定够快,对队友的反应这段时间看在眼里也是很有信心的。


但是,这里真的该这样做吗?


今天的战术是没有战术,随便打,现在周泽楷却没有下指令,是没有看到,还是他觉得不合适?


自己应该配合他,配合战队,这是从嘉世来时孙翔对自己说的,换做以前他就会直接上直接干,可是现在他犹豫了,他得考虑整个战队的战术布局。他必须去想,周泽楷现在没有下令,是不是另有安排,自己此时冲出去会不会坏事。


就在孙翔未出击的当口,蓝雨众人似乎意识到了这个地形可能会带来的走位变化与攻击方式,飞快地调整了队形。


得了,孙翔又郁闷了,现在别说串三个,能叉到一个就算谢天谢地了。


【队伍】【一枪穿云】:孙翔


只是两个字,还是他的名字,却让孙翔恍然意识到了些什么。


虽然是友谊赛,但是有观众看着,他们都只能打字,但这也不是强制性的规定,就好像现在周泽楷微微侧着头看他,语气中带着点责备,开口道:“孙翔。”


孙翔握着鼠标的手指弯曲了下,劈里啪啦地在键盘上打字。


【队伍】【一叶之秋】:抱歉,我的问题


这真的是他的问题,他的机警,他的实力,轮回先手开局的时机,都被他的自我怀疑拦住了。


他进轮回之后的问题,不就在这里吗?


不敢,害怕,怀疑……


既然有问题,那就改吧!


孙翔就是这样,想通了就去做,完全没有“先试试看行不行”这种念头。他觉得此时的自己简直就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一句抱歉打得无比顺手,却没想到场外的同期兄弟隔着电脑在那里目瞪口呆。


唐昊:“……”


刘小别:“……”


邹远:“……”


 


这么好的一个开局机会丢了,轮回众人都没有指责什么,只能另辟佳道,绕了点远路,从蓝雨的侧翼杀了出来。


孙翔虽然还和轮回配合得/孙翔和轮回的配合虽然还有点滞涩,但毕竟实力摆在那里,再加上刚才想通了一些事,一叶之秋的一杆却邪这时舞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猎猎作响。


蓝雨也不是吃素的,多少能看出孙翔虽然是个很硬的鸡蛋,看似硬得能砸碎石头,实际上还是轮回最薄弱的地方,磨合不足,没有默契,又比一枪穿云还抢镜。


当下喻文州就在队伍频道下了指令。


【队伍】【索克萨尔】:周


简言意骇,直取要害。


孙翔是被轮回买来和周泽楷相互配合的,此时双方奶妈都已离场,蓝雨集火周泽楷,一是想削弱主要输出的血量,二是以周泽楷和孙翔还没形成默契,无法及时反应并且赶到救援来破坏轮回的攻击,让他们犯错。


只要孙翔一犯错,蓝雨就能全面突进,拿下比赛。


喻文州手不快,却也是一刻不停地敲打着键盘,试图控下周泽楷,蓝雨的火力开始全部转移到一枪穿云身上。


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一枪穿云转身躲过两个人的攻击,向前进了三步避过索克萨尔的控制技能。


他反应得很快,也在喻文州的意料之中,但此时的周泽楷,势必会出现一个巨大的漏洞,一个轮回所有人都来不及堵上的一个漏洞。


蓝雨众人集火不成立刻向后退去,他们不仅强行逼退了周泽楷,自己也没有因为这一时的转火而打乱节奏,黄少天操纵着夜雨声烦滑溜地闪到一枪穿云近处,此时的一枪穿云正好以背示人,肯定躲闪不及,而其他人大都是近战,剑又短,偏偏手最长的一叶之秋刚好在范围之外好几步远。


战斗法师的银武上一般都会带瞬移技能,然而黄少天意识很好,他巧妙的走位让孙翔即便用了瞬移也捅不到。


孙翔一定是知道的,职业选手最善于计算距离,他不会来救周泽楷。


一枪穿云的血量,耗定了!


然而蓝雨众人没想到的是,孙翔来了。


而且来得气势汹汹,毫不含糊,几乎是从黄少天对着周泽楷的背滴口水的时候就来了。


距离太远,却邪不够长,但是孙翔仍是用了瞬移,移动后的位置离黄少天与周泽楷的距离,即便把战矛伸直都还差了一段,却没想到孙翔的一矛直接捅向偏后方吕泊远身侧的宋晓,宋晓反应不及时,却邪带着凛冽的风声,叉着气功师涛落沙明,利用串烤鱿鱼一般的方式强行增大了矛的长度,一个华丽的圆舞棍,轰然打在黄少天和周泽楷之间!


这还是当初那个不带脑子,就知道上的孙翔吗?


蓝雨都有点吃惊他那一瞬间快速的反应和处理方式,黄少天连忙原地跳了一下避开圆舞棍带来的冲击波,等他落地时,视线顿时又被漫天扬起的尘土阻拦,他没有一丝犹豫地抬剑挥舞,周泽楷转身抵挡一定是来不及,再怎么向前或左右闪避,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脱不了剑的攻击范围。


然而黄少天仍扑空了,尘土散去,一枪穿云安静地蹲在地上,像只预备发怒的猎犬,两人之间隔着一个趴在地上的宋晓,荒火碎霜倏然抬起,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夜雨声烦的脖子,一阵惊天动地的枪响,绝地反击。


这种默契的配合,孙翔很满意,周泽楷也很满意,轮回的大家都很满意。


这才是孙翔的实力,这才是他们想看到的,飞一样晋升的战斗力。


孙翔面对着荆棘犹豫不决时,选择的是自己找方法解决,而轮回却以另一种独特的方式帮助着他,让他自己去成长,去决定该干什么,而不是依靠外力来醒悟。


毕竟依靠外力而破壳的小鸡,都活不长久。


 


荣耀!


一场战斗结束,简直是孙翔来了轮回以后打的最痛快的一场,解决了自己遇到瓶颈的问题,和队友的默契更上一层楼,还把蓝雨打了一顿……他跟打了鸡血一样,热血沸腾。


这是质的飞跃!是自己荣耀成长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孙翔激动得要死,手舞足蹈地跑去找同期兄弟得瑟。


“刘小别!!!唐大炮!!!!小远!!!!!”他整个人都眉飞色舞,对着耳机的麦克风口水四溅地咆哮,“看到了吗?!!”


唐昊骂着傻逼,刘小别无声地翻了个白眼,邹远乐呵呵地祝贺。


周泽楷走过来,屈着手指敲了敲孙翔的桌子,淡淡道:“开会。”


孙翔挑着眉毛:“我跟着队长走了886你们!”


几个七期生顿时无语,孙翔摘了耳机,跟在众人背后屁颠屁颠地去了休息室。


 


休息室内,孙翔感觉自己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通体舒畅,周泽楷拍了拍他的肩,笑着说:“配合,很好。”


众人都是笑着的,胜利的喜悦洋溢在室内。


“小孙。”江波涛说,“刚才你和小周的那个配合真的很好,你很厉害。”


“孙翔你刚刚那个圆舞棍太厉害了!”杜明吴启和吕泊远真心实意地夸他。


“说实话刚刚他把宋晓从我面前捅走的时候,我直接呆住了。”吕泊远笑道,“宋晓估计脸都扭曲了,被拿来当了加长棍哈哈哈哈!”


几个人又是呵呵嘻嘻呼呼嘿嘿哈哈地一顿笑。


孙翔很开心,这是他开始学着配合之后接受到的第一次鼓励,让他知道自己没有白费力气。


“跨过了吗?”方明华面色温和,像个可靠的大哥一样,看着自己成长起来的小弟,“那道坎儿。”


孙翔楞住。


轮回的众人眼里都带着真心实意的赞赏和鼓励。


他们知道自己的坎儿。


他们知道自己的坎儿,所以特意准备了这一次友谊赛。


没有战术,随便打,随心所欲,做你自己觉得对的,不要犹豫……


轮回没有和他说过任何关于他不足的话,而这场比赛,就是他们对他无声却最有力的帮助。


“抱歉,我……”孙翔挠了挠头,想道歉,他觉得自己之前不对,之前的自己不想也不愿去融入他们,和他们交心,接受他们的帮助,然而这些不甘愿,在这刻却什么都不是了,显得非常滑稽。


“孙翔!”吴启突然开口,打断了他要说的话。


“啊?”孙翔呆呆地应了一声。


“这里是哪里?”吴启问。


“……”孙翔一脸不解,“休息室啊。”


“……”虽然这也是正确答案,但吴启莫名有点没默契的不爽,他指了指脚下站着的地面,“这里是轮回,而我们,是你的队友。”


这里是轮回,而他们,是自己的队友。


“有些事,你不用不好意思,可以直接和我们说。”吕泊远摸了摸他的头,孙翔很高,他摸着不是很方便,但他手搭上去的那一下,孙翔下意识地微微低了低头去配合吕泊远的动作,“我们是你的队友,而你是轮回的孙翔。”


“不是越云的孙翔,不是嘉世的孙翔,是轮回的孙翔。”杜明笑着说。


孙翔的眼眶陡然就红了,他仰着头去看天花板,第一次觉得白白的天花板这么好看。


“孙翔。”周泽楷伸出右手,带着笑意,他的身后是几个轮回的主力,微笑着等待孙翔真正的加入他们,“欢迎加入轮回。”


孙翔一会儿就缓过劲来了,他傲气,倔强,所以从不掉眼泪,他只是眼角有一点红而已,一点点,比他熬夜之后还淡。


同样的,他伸出右手,和周泽楷,这个轮回的队长,他未来的搭档击了一个掌。


“以后……”孙翔笑着说,“一起加油!”


 


无论是披荆斩棘地前进,还是披星戴月地归来,都不会再是他一个人了。


他失去了身后的追随者,不再是一个人走在前方开辟道路,他的身边多了能够真正去并肩战斗的队友。


轮回不带孙翔玩儿的会议也只会出现一次,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孙翔的冰雪期过了。


 


苍茫的大地上覆盖着一层白雪,雪化了,露出坚韧的土地。


 


FIN.


 


 

评论
热度(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