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俩

肉丸子呀

© 肉丸子呀 | Powered by LOFTER

假如全职高手里的人物看到了全职高手动画版(二)

二翔你个萌萌哒的二货:

     伴随着全职高手电视剧的播出,一大批新玩家涌入了荣耀中,面对这样的繁荣景象,游戏公司是喜悦的。然而对于冯主席来讲,却是气得心脏病都要犯了。
      所以说叶修都退役了,你们为什么非要在全明星上给他投票啊。
      还有啊,好歹也是联盟新一代斗神,居然跑去论坛上和人骂战还骂腧了这可怎么办啊。
      还有啊,那个最不让人省心的黄少天,看得出来新一集出场的剑圣圈粉无数啊,冯主席望着小号上被刷屏刷到闪瞎眼的世界频道,深深地感到了心累。
【一】
       “老韩啊,看到人家怎么说你的了吗?”
       荣耀选手群里,蓝河蛋疼地看着自己大神贱了吧唧地跑去嘲讽自己的老对头。
      “叶修你还好意思说呢,你知不知道自己外号叫逼神啊。”没等其他人有反应,张佳乐就跳了出来。
      “喲,这不乐乐吗,还没出场,很寂寞吧?”叶修嘲讽道。
       “谁稀罕啊。”张佳乐回了个白眼。
        “就是谁稀罕啊。”方锐跳了出来。
       “哟,这不点心大大吗,你也想出来溜溜?”叶修的地图炮一向不分敌我。
        “老叶今天挺群嘲啊。”孙哲平冷笑。
         “叶修你吃炮仗了吧。”文化人林敬言表示很无奈。
         “叶队跟男朋友吵架了?”
          在一大群刷屏的聊天中,突然冷不丁地跳出了罕见的石不转。
           底下迷一般的沉默。
           玩战术的……心真TM脏啊。
【二】
            “队长队长,你看了昨天播的那集了吗?”
            一天的训练结束后,G市的夜市里再次响起了聒噪的声音。
             “嗯。”喻文州低下头:“少天很帅。”
              “是吧是吧,我也觉得很帅。”黄少天挑了挑眉拉住喻文州:“不过我的声音真的有那么奇怪吗?”
              “怎么会奇怪呢?”喻文州亲了亲小男朋友的手:“大家都很喜欢剧里的少天不是吗?”
             “可是今天郑轩还跟我讲说剧里的黄少天比我成熟一百倍,队长你果然是哄我的吧。”黄少天可怜巴巴地看向喻文州。
            “少天不相信我吗?”喻文州笑了起来:“我倒是觉得少天的声音更少年一点反而很可爱呢。”
             他们在G市的街头拥吻,夜幕下,黄少天偷偷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三】
        “周泽楷你能不能别烦!”
        S市某公寓内,孙翔甩开了自己队长的手。
        说实话,周泽楷有时候真的拿孙翔一点办法也没有。孙翔是个一根筋,如果不耐心去问别人永远也猜不透他的心思,这样的事,江波涛来做也就罢了,可偏偏喜欢上孙翔的是他自己,这样的事,总不能拜托江波涛,否则孙翔又该和他吵架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回了房间。
        “周泽楷你混蛋!”孙翔踹了沙发一脚,跑出了门。
        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其实孙翔很清楚周泽楷不会来找他,从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这样,自己一个人生气,一个人失控,无论怎么骂周泽楷也只会傻呆呆地看着。
       这就是枪王,孙翔问过自己很多次怎么会喜欢上他呢?因为周泽楷是枪王?因为周泽楷长得好看?
       他不知道。
      “小事情吗?”孙翔拨通了肖时钦的电话:“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
       孙翔知道这样子不对,肖时钦已经不是他的副队了,可是很多事他就是没法和江波涛开口。孙翔不敢把自己对周泽楷的感觉告诉队里的人,他开不了口。可是谁都知道孙翔傲气得很,在联盟里也没几个朋友,孙翔也不知道自己能跟谁讲。
      “怎么了?”电话那头穿来令人安心的声音:“又和小周吵架了?”
       大概是习惯了吧,孙翔总是下意识地觉得只要有肖时钦在再复杂的事他也能处理好。也许是嘉世那段不堪回首的时光留下的后遗症,孙翔恐惧在人前发声,恐惧在大庭广众之下处理复杂的关系,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下意识地依赖肖时钦,因为在嘉世的时候就是那样。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勇气承担起一个队长的责任,所以肖时钦就替他把一切都扛着,以至于尽管物是人非了,孙翔还是会和肖时钦讲他那些不可告人的心思。
         “就是觉得自己很丢人。”孙翔嘟哝着:“什么事都兜不住,一点小事也会生气。”
         “看了昨天的那集了?”肖时钦突然转移了话题:“被人骂反派所以很生气?”
         “是啊,谁反派了把我拍的那么难看,叶修这是公报私仇吧。”孙翔轻而易举的就被带开了话题:“那些人知道什么啊就会逼逼逼逼逼的。”
          “是啊,就是这样啊。”肖时钦突然笑了起来:“那些人又不懂你你犯得着和他们生气吗?”
          “可是骂的确实很难听啊,虽然江副队叫我不要看评论……”孙翔的声音低了下去。
          “看都看了就不要再后悔了。”肖时钦突然说:“但你要骂架,就必须披马甲,不可以用大号知道吗?孙翔你啊,也该懂事了。”
          “小事情你也觉得我太不成熟了啊。”孙翔叹了口气。
         其实有时候肖时钦会觉得孙翔比卢瀚文还像个孩子,傻呆呆的,说啥他都信,信什么人能信一辈子。说实话孙翔比起在嘉世的时候真的成熟多了,他学会了听别人的话,也懂得了配合,不再是骄傲的一塌糊涂的斗神。
        但这样他又很难过,那样子意气风发的孙翔才是他记忆里那个年轻人的样子,无法无天的。他羡慕那样的孙翔,这是一个被荣耀之神眷顾的少年啊,天赋凛然,强大到所有人都要为他让道的样子,这是他肖时钦所不能做到的。
        所以最后他还是心软了:“其实也不是非得改,骂就骂吧,这才是孙翔嘛。不用非逼着自己变得成熟,你在轮回不是吗?一枝强队难道还容不下一点娇纵不成?”
        “真的吗?”孙翔的眼睛亮了起来:“我可以去骂架?”
      “是啊。”肖时钦笑道:“记得带马甲就行。”
     “唉。”孙翔叹了口气:“真羡慕小戴啊,周泽楷就是个榆木脑子。”
      “他要是个榆木脑子你就是个浆糊脑子。”肖时钦骂他:“周泽楷是什么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全联盟都知道他就是半个哑巴。早我就劝过你,生活不是小说,一切不会在王子和公主幸福快乐地在一起后就戛然而止,后天要过的日子才是重头戏。生活嘛,柴米油盐酱醋茶,谁不是呢?我和小戴就不吵架了,就没矛盾了,你知不知道她天天YY我和你把我气得肝疼。可那怎么办呢,我就是喜欢她嘛,优点喜欢缺点也喜欢,把我气得抓心挠肺的那我不还得喜欢她吗。”
       “你骂我干嘛。”孙翔再一次地发挥出了抓不住重点的特长。
       “我看和你在一起人周泽楷才吃亏呢。”肖时钦恨不能把孙翔能脑子撬开来开开究竟怎么个构造,好端端的人话怎么就是听不懂呢。
       “就是说啊,要容的下。”肖时钦耐着性子劝了下去:“哪那么多非黑即白啊,敢喜欢你就要敢容的下,别动不动嫌人周泽楷,早你怎么没想到啊。”
        “是这样吗?”孙翔问。
         “是是是,我的大少爷可别再离家出走了。”肖时钦琢磨孙翔那真是一琢磨一个准,马上劝道。
         孙翔挂了电话,半信半疑地回了家。
         夕阳下的公寓里,有人早做好了饭在沙发上等着了。周泽楷的围裙还没解,见孙翔进门,马上又起身去热菜。
        “不许动!”孙翔喊住他:“做做做一天到晚就知道偷偷地干这干那说句话能死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喜欢我啊。”
        周泽楷转过身来,一把把孙翔抱进怀里,亲了亲他的额头:“我知道的。”
        孙翔心想你知道个屁。你知道我被人骂有多委屈了你知道我有多害怕被你抛下了,你知道多少人不看好咱俩了。
         你净哄我吧。孙翔心想。
        他仰起头吻住了周泽楷的唇。


【四】
       “怎么了这是?”
        H市某公寓内叶修再次无奈地安抚起因为电视剧情绪波动剧烈的小男友。
         “你都不生气吗?”蓝河问他:“刘皓他们那么对你。”
         “我有什么好气的。”叶修无奈地笑起来:“我都是冠军队队长了,这点气量没有?”
        “可是我真的好气,尤其是刘皓嘲讽你的时候,真的好想揍他!”蓝河说。
        “那你都替我气完了我还有什么气的。”叶修说。
         “你还敢说!”蓝河瞪他:“连夜度寒潭你都加了,你居然要我连发18次好友申请!”
           “哪里吃的横醋?”叶修无奈地点了点他的鼻尖。
           “居然还有人说你和月中眠配,是是是,霸道总裁和傲娇小秘书,不打不相识,你们配你们最配了好吗?”蓝河推他。
            “我那个时候不是不知道你是谁吗?”叶修赔笑道。
           “那你又知道包子入侵是谁了。”蓝河叉腰。
         看着眼前眉眼灵动的恋人,叶修终于忍不住亲了上去。
         “所以啊,连发18条申请的蓝河大大,要不然在下把自己赔给你好了。”
           晚点爱上你,余生都是你。
           大约也是不错的结局?
【五】
          “所以柔柔你为什么不当奶妈?”陈果一脸认真地问道:“说好的胸大奶量足呢。”
        “我要真转了牧师果果你可不要后悔啊。”唐柔挑眉笑道。
        “别别别。”陈果拉住她:“我错了我错了你战法玩的那么好别说转就转啊。”
        一旁又被日常遗忘的包子眨了眨眼:
       “所以我唱歌真有那么难听?”

评论
热度(293)